白宇:憩

白宇的长假刚结束。成为演员后,相比马不停蹄,他更倾向保持劳逸结合,保留生活对自身的滋养。我们想将目光转向那些摘下紧箍咒的时刻:这次假期白宇回了家乡,疯狂滑雪,沉迷吃面。于是在他的工作再次密集起来之前,我们得到了三篇关于“雪”“家”和“面”的小作文。

图片


白宇的长假刚结束。成为演员后,相比马不停蹄,他更倾向保持劳逸结合,保留生活对自身的滋养。我们想将目光转向那些摘下紧箍咒的时刻:这次假期白宇回了家乡,疯狂滑雪,沉迷吃面。于是在他的工作再次密集起来之前,我们得到了三篇关于“雪”“家”和“面”的小作文。




我滑雪的姿势有很多人都说不规范。


上大学的时候,有次放假回西安,和哥们去了一趟西安的雪场。那会儿雪场基本没有人滑单板,我也不会,但觉得单板帅就租了一个,结果从上面一直滚到下面……第二天就得了气胸,滑雪这个事因此被搁置了很长时间。等大学毕业了,突然有一天想滑雪,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个人开着车去了北京的南山雪场,一样是租了单板直接就上了高级道,结果又是从上面摔下来的。我心里说,怎么能这么难呢?但反正摔就摔呗,那会儿也年轻,不怕摔。(严肃提醒!大家可不要学我,记住量力而行,安全第一!)

图片
淡蓝色衬衫/Juun.J
牛仔长裤/Wooyoungmi均 from SKP SELECT
运动鞋/Hogan

后来,我就坐在教学区看人家的教练上课,从旁“偷学”,才知道原来是要先练推坡,什么正面先推背面再推之类的。我就自己开始练推坡,结果乱滑着滑着,就连换刃都学会了。后来去日本旅行的时候,我也去滑雪了。虽然那会儿水平还是一般,但站上雪道时却完全不害怕,因为雪场所在的地方每天都下雪,雪质也好,摔了也不疼。我就是在那里发现,滑雪胆子一定要大,胆大不怕摔,进步才能会很快。

就这么一次次练习,等自认为摸索到了滑雪的门道,我的工作也开始繁忙起来。所以这次,是我有史以来连续滑得最久的一段时间。我们的雪场离西安市区没那么近,开车要三个小时,我就这次去个五六天,那次去个七八天,断断续续滑了小一个月。每次去我们都至少有五六个朋友,他们中间有和我水平差不多的,也有完全被我忽悠过来的。我是这么和朋友说的:“简单得很,跟我来滑雪,一天包你会!”  可能因为我是自学出来的吧,这次确实也有一两个朋友在我的指点下,取得了快速的进步(笑)。

图片
淡蓝色外套、深蓝色外套、狼印花T恤
黑色长裤/均为Septwolves
黑色鞋子/Tod’s

有趣的是,有天一个朋友突然说:“诶!我在一个滑雪app上看到摄影师拍了一张你的照片!”现在有很多热爱滑雪的摄影师,自己滑累了就休息,帮别人拍照放到 app上,要是你看到了可以去找他买。那次我手机的保暖措施没做好,两下就冻没电了,我说刚好啊,赶紧买一张高清版吧!这就是我花11块钱买了自己照片的故事。现在,我有两块雪板,买的时候就是去店里请人家推荐,问适合新手的是哪种。下次再这样滑雪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但明年我要再买一块板子,这次要买硬度稍微软一点的,能更好地帮我去做一些动作。

图片
蓝色短袖/Jil Sander
外套/Wooyoungmi
黑色短裤/JW Anderson均 from SKP SELECT
项链/Tower One Select

我觉得,滑雪和骑摩托车有一个共通性,就是会让你感觉到自由自在。骑行的时候你不怕堵车,穿梭在大街小巷,是自由的。滑行的时候也会是这样。我会把头盔里的护耳卸掉,所以能听到风的声音。滑的时候,眼睛不能盯着脚下,只盯脚下你肯定要摔。正常情况应该是板头冲哪个方向,就看哪个方向,但因为我姿势不正规,我往下滑的时候,前面左边右边都能看得见,只有后面看不见。真正滑行的时候我脑子里什么都不想,有人会更喜欢滑雪时的掌控感,但可能我现在的水平还不够,我享受的还是途中的自由。

图片
淡蓝色衬衫/Juun.J from SKP SELECT

我一直挺喜欢雪的。有一次去长白山,晚上在酒店的户外池泡温泉,发现头发只要湿了,在外面待一会儿就变成硬硬的。我看到头顶突然开始下雪了,除了雪还看到了远处的山和雪道,那感觉真的很好。



这次休假我断断续续在西安待了一个月。

我出生在陕北黄河边的小县城吴堡,小学一年级去了榆林,三年级来了西安。从那之后,我基本都在东大街菊花园附近生活。当时我的学校就在我家楼旁边,上学放学和所有成长都发生在那里。菊花园算是西安城里了,东大街以前是西安最繁华的地方,但现在可能是最不繁华的吧,它已经是很老的一条街了。小时候我没怎么用心观察过这座城市,那会儿就光顾着玩了,我的天,真的是没心没肺地玩儿,每天不是在学校,就是在附近和同学们疯跑。

图片
蓝色短袖衬衫/Jil Sander from SKP SELECT

我小时候也不算喜欢读书,不存在找一个安静独处地方的需求,就没有像小说里写的那样,在西安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角落。因为家离城墙很近,我之前没有太注意过她。直到高中的时候学校在城墙上办马拉松比赛,我才上去了一次,突然觉得这里不像以前想象的那么没意思嘛!相比白天,我更喜欢西安的夜里。在很多人看来,因为加了很多灯,有闪亮的夜景,夜里的这座城市看上去是“现代”的,但我反而觉得西安那时古城的味道更重一些—城墙和大雁塔在夜里和在白天的样子是不同的。

图片
蓝色短袖衬衫/Jil Sander from SKP SELECT

我很享受西安的秋天,小时候“秋高气爽”这四个字就是我对秋天的认知。西安是个西北城市,小时候环境治理没有现在这么到位,有时候感觉脏脏的,但天气真的很好。我记得高中的时候,学校里围着操场种了一圈枫树。秋天就有大片枫叶落在操场上,太阳不是特别晒,而是暖洋洋的。相比在北京,在西安的时候我出门的次数会更多,我喜欢骑摩托车,要不然就骑个电动车也行。现在这座城市变化很大,我觉得她在变好,虽然跟小时候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小时候她只是家乡,一个成长的地方,但现在看西安,我觉得她是把古老和现代结合得挺好的一座城市,变化是她发展的必然趋势。

图片
黑色外套/Givenchy
白色衬衫/Valentino

每次结束了一段工作,飞机一落地在咸阳机场,我的感觉就会很奇妙。一是又能踏踏实实待一段时间了,再就是陕西始终是真正意义上的家。我是2009年来的北京,到现在已经11年了。上个星期我在北京街头开车,开在四环路上,连续两三天都突然觉得北京怎么这么陌生。我天,这些路我都知道该怎么走,而且在北京也有家,但怎么有了这种念头?也许是因为太长时间没回来吧,我也不知道。



我为什么这么爱吃面,归根结底是因为小时候。小时候家里基本上一顿面一顿米饭,而且在我的出生地吴堡,吃面的时候邻居小孩们就会一起聚集在一个比较中心的地带,一人拿一大碗面蹲在地上开吃。我自己也会做面,只是做得很一般。原本我都没有自己做饭的习惯,但去年所有人居家隔离,没办法,就开始学,不过也只会基本的炒菜。吃面的时候,最不能缺的肯定是油泼辣子,没办法,陕西的辣子确实好吃,我吃面的时候还喜欢就着蒜吃!这次我从榆林回吴堡,本来是走的高速,结果突然想吃面了,就在四十里铺下去吃了一碗羊肉面。

图片
绿色衬衫/Wooyoungmi
绿色长裤/Ami均 from SKP SELECT
棕色塑胶鞋/Bottega Veneta

小时候从吴堡到榆林,家里开车路过都会在那儿停下。那会儿面店没几家,每一家都爆满,现在店多了,面的味道和小时候差不多,但总感觉没小时候吃得香,估计这完全是对小时候的那种情感在作怪吧。现在如果一天能保持吃一顿面,我就觉得很满足。对了,我可是连续吃一种面吃了一个月的人。在宁夏拍戏的时候,酒店楼下有一家面馆,那儿的青椒肉丝盖面我就吃了一个月。


淡蓝色衬衫/Juun.J from SKP SELECT


以上,就是我们从白宇那里听来的故事。相比表面意义上的闲散,我们更愿将休憩理解为向内的探索和发展。拍摄和采访当天,北京下了年后第一场雨,白宇于是附赠了另一个小片段:“我最喜欢的其实是那种小雨淅淅沥沥的天气,但是天又不会这么阴沉,这种喜欢归功于在日本的一小段时间。上大学时,我们班去日本山里边待了一个月,去铃木忠志先生的山房训练。因为犯了一次气胸,那会儿我不能做形体戏剧里那些强度大的动作。每天训练的时候,我自己就坐在利贺村山里的小河边。那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,几乎每一两天就会下毛毛小雨,不潮,挺舒服的。”


图片
白色外套、polo衫
灰色连帽外套、灰色长裤/均为Septwolves
白色运动鞋/Hogan


出品人:Vicky殷 
监制:VIChang昌 、WishGui
摄影:范欣
编辑/造型:王颖超Austin Wang
视频监制:Kene
导演/剪辑:但含
摄像:胡志远 陈一
化妆/发型:申澍(11A 梳化间)
采访/撰文:闫夏
制片:张霜晨
时装助理:Sooyo、小黄
场地提供:望京凯越酒店


图片

相关推荐

封面故事 | 张哲瀚:以不变应万变

封面故事 | 张哲瀚:以不变应万变

在刚刚结束的五一假期里,热播剧《山河令》主题演唱会在古色古香的苏州连着上演两天。对于专门奔赴这场聚会的 “山人们”来说...

520最高境界,探班龚俊封面拍摄现场

520最高境界,探班龚俊封面拍摄现场

裹挟着北京的八级大风,龚俊走进《精品购物指南》的摄影棚。月余来每天工作时间都达到十五六个小时,让这场拍摄被定在了大清早...